顶部广告

专访嘉实基金张金涛:2021年港股投资机会大概率强于A股

2021-02-04 15:25/ 分类:财经资讯/阅读:190
过去两年默默无闻的港股市场,2021年伊始用一波较大的上涨,吸引着投资者和资金的目光。 在此时点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专访了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、价值风格 ...

过去两年默默无闻的港股市场,2021年伊始用一波较大的上涨,吸引着投资者和资金的目光。

在此时点,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记者专访了嘉实基金董事总经理、价值风格投资总监张金涛,追溯港股本轮崛起的逻辑,展望港股未来走势。

专访嘉实基金张金涛:2021年港股投资机会大概率强于A股

“2021年港股投资机会大概率强于A股。”张金涛表示,总体看来,港股具有估值低位、长期盈利向好、中长期流动性有望宽松和行业结构长期优化四大优势。

张金涛指出,港股目前的机会是值得看好的。从估值上看,2020年,受多方面因素影响,恒生指数表现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主要市场指数,估值也保持低位;A-H溢价指数处于中高位区域,港股相对A股的吸引力保持高位且在不断抬升。其次,从盈利看,随着经济复苏,中长期维度预计恒生综指盈利增速或将重回正增长区间,增速也将恢复。

“而在盈利上行期,港股往往会有更好表现。”张金涛说。

此外,从流动性看,张金涛认为,南下资金有望持续流入港股。同时,港股盈利有望企稳回升,海外资金也有望持续流入。

最后,从市场结构看,张金涛预计,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经济公司在香港上市,港股自身的行业结构也在持续优化。伴随中概股回港股市场做二次上市,也慢慢地纳入到恒生指数里面去,现在指数的结构也变得更加有成长性。

具体到行业板块选择,张金涛认为,从中长期视角看好科技互联网、大消费、医药和金融服务领域。

在具体策略上,张金涛建议港股可以重点把握两类投资机会,一是GARP投资,寻找优质白马资产,以合理价格买入,长期持有;二是追求低估值+盈利边际改善的戴维斯双击投资机会:一方面盈利在改善,另一方面估值会扩张或至少不被压缩,这样的标的有更好安全边际和上涨空间,也有利于避开价值陷阱。

张金涛是业内少有的兼具A股和海外投资经验的行业老兵,拥有18年投研经验。Wind数据显示,截至2021年2月2日,他管理的基金总规模达到了177.01亿元;他的投资经理指数(偏股型)总回报达179.27%,年化回报达24.48%。

以下为澎湃新闻记者专访张金涛的对话全文:

澎湃新闻:近阶段港股飙升,很多人说是因为港股估值低,请问你如何看待港股估值?

张金涛:通常大家讲港股第一反应就是便宜,估值低,波动大,但赚钱很难。因为港股本身是离岸市场,它的投资者是以全世界大机构为主的,散户相对较少。这就意味着资金实际上是进进出出的,而且与全世界都是连通的。港股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市场,它的安排也是非常市场化的,可以随时配股,可以随时买卖股票。

这也意味着,这个市场它很难起泡沫,估值长期在低估和合理之间波动,不会有一个很大的泡沫让你去赚泡沫的钱。同时,你的对手都是机构,所以机构之间的博弈实际上是更深层次、更深入的基本面研究才能够赚到超额的收益。与A股相比,A股的基金通常是可以大幅跑赢指数,但在香港却比较难,因为这里相对是机构的市场。

更进一步看,港股目前的机会是值得看好的。从估值上看,2020年,受多方面因素影响,恒生指数表现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主要市场指数,估值也保持低位;A-H溢价指数处于中高位区域,港股相对A股的吸引力保持高位且在不断抬升。其次,从盈利看,随着经济复苏,中长期维度预计恒生综指盈利增速或将重回正增长区间,增速也将恢复。而在盈利上行期,港股往往会有更好表现。

从流动性看,南下资金有望持续流入港股。同时,港股盈利有望企稳回升,海外资金也有望持续流入。

最后,从市场结构看,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经济公司在香港上市,港股自身的行业结构也在持续优化。伴随中概股回香港做二次上市,也慢慢地纳入到恒生指数里面去,现在指数的结构也变得更加有成长性。总体看来,港股具有估值低位、长期盈利向好、中长期流动性有望宽松和行业结构长期优化四大优势,2021年港股投资机会大概率强于A股。

澎湃新闻:在你看来,此轮港股上涨的逻辑是什么?这轮上扬还会持续多久?

张金涛:经济趋势是往上的,港股整体是跟着基本面走的。中国的经济在未来是往上走的,这个趋势非常明确。港股有很多股票是A股没有的,比如一些新经济的龙头的公司,互联网的龙头公司。而最近两三年新经济新上市的IPO在港股市场占比越来越高,去年已经占了百分之八十。所以将来港股的整个生态和比重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化,投资者可以买到很多在A股买不到的东西,但是否真的便宜,值不值得买,还要好好衡量。

从盈利看,随着经济复苏,中长期维度预计恒生综指盈利增速或将重回正增长区间,增速也将恢复;而在盈利上行期,港股往往会有更好表现。从流动性看,南下资金有望持续流入港股。同时,港股盈利有望企稳回升,海外资金也有望持续流入。从市场结构看,随着越来越多的新经济公司在香港市场上市,港股自身的行业结构也在持续优化。

澎湃新闻:南下机构资金对港股带来哪些影响?南下资金的构成是怎样的?

张金涛:保险、基金、银行等机构资金比较偏爱港股。

这是由港股自身低估值、高分红的特性决定的。相比较于A股,港股整体估值要低很多,很多在香港市场上市的公司同时也会在A股上市,相比较于A股价格水平,港股折价率较高,所以这类资金去香港市场可以买到更便宜的股票。并且港股有一个很大的特色就是整体分红水平要比A股高很多,这对于一些追求中长期稳定回报的机构资金而言,十分有吸引力,这是为什么很多机构资金南下淘金的重要原因。

澎湃新闻:港股投资有哪些新的变化?现在是投资港股的好时点吗?

张金涛:港股市场当下的发展处于两大主线,一是经济改善,即港股上市公司处于经济基本面复苏和盈利改善的预期中;二是央行大部分利空或正在出,从2018年到2020年,港股受各种因素影响而估值受到压制,当前市场已经充分评估了大部分的利空消息,向前展望,消息大多偏向积极正面。

港股是一个开放的市场,和全世界的资本市场是联通的,有很多成长性比较好的新资产可能比A股便宜,但放到全世界去比,那可能比全世界其他地方还要贵一点。真的做投资时,我们要精挑细选,港股那边,行业里面一定是最好的公司,龙头企业才有可能涨幅比较好。

澎湃新闻:新消费、互联网等新经济公司会给港股结构带来哪些影响?

张金涛:恒指持续改革,港股成为中国新经济公司国际融资及投资的桥头堡,新经济优质资产的权重将持续提升。新经济下,越来越多的创新行业的龙头公司成为了港股中的优质投资标的。以腾讯、阿里、美团为首的新经济正在成为港股的主要成分,提升港股短中长期的预期收益,进而吸引资金持续流入改善港股市场的流动性。

同时随着港股盈利有望回升,海外资金也有望持续流入。从市场结构看,伴随着海外监管压力增加,中概股从美退市、来港股上市的情况越来越多,新经济龙头的不断上市有望进一步优化恒指,提升其成长性。这些成长性公司会相对改善港股市场结构,提升市场整体的投资价值。而通过长期投资这些公司以享受其在市场份额扩张、盈利扩张的过程中带来的回报。

澎湃新闻:近两年来,科技与消费龙头股备受追捧,投资这类股票的资金获得较大超额收益。请问你认为市场还会延续这种风格吗?

张金涛:过去几年整体白酒这一类的资产,包括其他的食品饮料,有一个估值的重估。确实本身的基本面还是不错的,持续的盈利增长,壁垒比较深厚。

如果一个白酒品牌在未来一两年能够实现明显的价格的提升,需求确实非常旺盛、价格能提升,它消化估值的速度就会比较快。如果它价格提不上去,比如说提价失败了,这个股价现在就肯定是偏高了,就要卖掉它,所以说这个要每个个股去看,而不能一概而论。 要看它的基本面是不是能够支撑现在的股价。

有些基本面非常好,股价现在看起来就是比较合理的。有很多可能就是说被炒上去了,跟着其他的白酒炒上去,它的量、价并没有那么理想,将来业绩兑现不出来的时候,股价还是有风险的。

澎湃新闻:比较看好港股市场哪类板块的投资机会?

张金涛:从中长期视角看好科技互联网、大消费、医药和金融服务领域。

在具体策略上,港股可以重点把握两类投资机会,一是GARP投资,寻找优质白马资产,以合理价格买入,长期持有;二是追求低估值+盈利边际改善的戴维斯双击投资机会。

一方面盈利在改善,另一方面估值会扩张或至少不被压缩,这样的标的有更好安全边际和上涨空间,也有利于避开价值陷阱。面向具体的行业选择,更看好科技互联网、大消费、医药和金融服务领域。

澎湃新闻:现在投资港股会有什么大的风险点吗?

张金涛:大家对港股的普遍共识是比较便宜,但很多投资人会发现在港股赚钱也很难。赚钱很难主要是因为它是一个机构的市场,很难起泡沫;另一方面,很多个人投资者感觉在港股很容易亏钱,因为它没有涨跌停板,也容易遇到“估值陷阱”。

港股市场是一个拥有深度价值投资机会的市场,港股在业绩不好的时候往往有一个很好价格,但被低估不意味着一定能涨,也有可能是“估值陷阱”。所以在港股投资时,要注意这种“估值陷阱”,要满足一些额外的约束条件才能买入并为组合贡献收益,例如在可见的时间维度内有持续的业绩改善的趋势。这一类投资机会的关键是,要避开价值陷阱,以及产品申购赎回带来的流动性冲击。

澎湃新闻:你是偏左侧交易还是右侧交易?概括一下自己的投资风格

张金涛:机构投资者占主导的港股市场,估值较A股有明显优势,价值投资策略更容易取得长期回报;而在A股则价值和成长策略均有机会,因此,我的投资风格属于均衡偏价值的风格。

这一风格体现在选股思路上,主要是两条主线:其一是成长与价值兼顾的GARP投资,寻找优质白马资产,以合理价格买入,长期持有;其二则是追求戴维斯双击型投资机会,从公司的估值和基本面改善上,赚业绩成长的钱。

价值投资中最重要的函数是时间,成功的投资最需要的就是耐心和时间。价值投资本质是一种反人性的投资方法,人类无法摆脱大脑中追求快速反馈的基因,而价值投资本质是追求长期反馈机制。过去100年价值投资有效,未来依然会很有效。

澎湃新闻:能不能举一两个成功的投资案例?

张金涛:许多深度价值的公司,在价值没有被市场解锁之前,每天的交易量并不大,需要牺牲一部分流动性来换取低估的价格。好处是,当价格被市场认同之后,往往能享受戴维斯双击带来的较大收益,因为估值和业绩是一个相乘的关系,不是简单的相加。

在2018年我们发了一个两年封闭的基金,嘉实瑞享定期混合,由于是一个封闭的基金,不会有流动性冲击,我们就开始针对这一批深度价值公司做一些新的尝试。在这个产品中,我会用优质白马作为组合的底仓,然后在放入七、八个高赔率的深度价值公司。这些公司胜率不高,但是赔率很高,用适度分散的方法规避单一个股的风险。

过去我投A股的时候只会选择优质的白马股,市值较小的股票基本上不涉足,这可能也和我做港股的出身有关。但是经历了2018年市场的大跌后,我发现一些中小市值的公司中,确实有不少价值被低估的机会。

事实上,市值大小并不是最重要的,而是对公司价值的理解。这背后取决于下了多少功夫,有没有比别人更透彻的理解。公司在低估的时候,大概率是市场出现比较恐慌的时候,这时候能够支撑我们做逆向投资的,就是源于对基本面有足够深入的理解。举一个例子,我们在2020年3月港股大跌的时候,买了一些被错杀的公司,这些公司在几个月之内就给我们带来了100%以上的收益率。

澎湃新闻:你如何进行投资组合的构建和调整?

张金涛:首先,组合构建上,我们希望集中在能力圈内的几个行业里面选alpha,但不会单个行业买,我们希望组合是分散而均衡的。

其次,也要考虑个股之间的相关性,不仅仅行业上进行一定的分散,个股相关性也需要分散,不能组合里面都是一类驱动因素的股票。尽可能分散alpha的来源,这样就能一定程度降低系统性风险,比如外需消费和内需消费相结合。

最后,一定要控制回撤,以每一个投资者都能盈利为目标。像我之前发行的2年锁定期产品,我的目标是每一个投资者买入之后持有两年都能赚到钱,这就对控制阶段性回撤提出了很高要求。假设一个投资者在高位买进来,如果回撤控制不好,客户是有可能持有两年不赚钱的。我的目标是在每一个两年的时间约束条件下,无论牛熊市,产品都能不断创出新高。

阅读:190

今日行情

Today's Market
  • 股票行情
  • 股票分析
底部广告
财股网  -  优质财经金融资讯、专业股票行情分析、真实理财案例指导
微信二维码扫码即可在手机浏览本文微信扫一扫
手机访问财股网
财股网 优质财经金融平台 联系邮箱:ad@023haier.net Copyright © 2020 财股网. 023Haier.net 版权所有 备案号:渝ICP备11005971号
二维码
意见反馈 二维码